郭德纲:先别说成艺术家 你先努力成一条好狗

 

  曹云金、何云伟永远是敏感词。德云社的演员接受《人物》采访时,会对这两人尽量避而不谈,即使迫不得已提到,也小心翼翼地用「曹、何」指代,仿佛念出全名就有罪过。郭德纲经纪人会删掉提纲里的所有相关问题。所以并不意外,当《人物》记者向郭德纲问起与徒弟的那些恩怨时,旁边的宣传立马试图打断。郭德纲摆摆手,「没事,来,说吧,不碍事。」他接着说了下去。最终,他说了很多。

  这是8月3日晚,在上海,东方卫视《笑傲江湖》节目录制完成后,郭德纲在化妆间里接受《人物》杂志采访。前所未有的,他详细地聊到了「叛徒」与回归者,聊到了后来引来热议的德云家谱,也聊到了讲究传统与规矩的相声戏班如何管理、改造。德云社尚未对外发声的当下,这次长谈像是对未来风波的某种回应。

  《人物》和郭德纲聊了不少

  为了方便阅读,我们做了以下主题的归类

  如果嫌长,可以挑着感兴趣的来看

  “与徒弟的恩怨

  三年学徒两年效力

  班规十条

  儿徒、义子

  企业管理

  一个刻骨铭心的地方

  同行是冤家”

  采访|谢梦遥

  编辑|赵涵漠

  谈与徒弟的恩怨

  「很微妙,很多事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人物》:你在《笑傲江湖》里说过,「亲手养起来的徒弟,想把我亲手弄死」。当时这句话,我想知道是有点艺术性,还是说是真的?

  郭德纲:真实的情况远比这些个要血淋淋一些。(《笑傲江湖》宣传试图打住这个话题)没事,来,说吧,不碍事,真实的情况远比你们所了解的要血淋淋得多。

  其实孩子们还是单纯,就是走早了,最要紧的一句话就是你远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人物》:那怎么理解「叛徒」和艺成之后出山这两件事的分别?

  郭德纲:艺成了出山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的目的,收徒弟,我不是为了给你们都留在我身边的。最重要的一点,我能挣钱,我不是指着徒弟吃啊,并不是说我卖不出钱去,你们挣一场钱一百,好,都给我50、给我60,我不是,对不对?

  我给你捧成岳云鹏了,你挣的钱,80%也是你自己的呀,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我就是因为我爱这个玩意儿,我喜欢,我看这几个孩子要说相声得多好啊,我给你捧红了。捧红了,你要有个仁义道德呢,咱们皆大欢喜,对不对?你远没有必要说出去,哎呀,我一落生就会这么些个节目,我跟那儿没有关系。

  正常离开应该。甚至你言语一声,师父我准备在哪哪儿去干,我给你写一匾,开业当天,我还能去。然后比如你在哪儿,我到那儿,以后每年过节你回来看看我,我演出路过那儿,咱们爷儿俩聚聚,这不很好吗?

  我欢迎这样的徒弟,你说比如房小满(房鹤迪),在东北长春干,齐鹤涛在呼和浩特,就是外地这种学生有很多,这不都挺好的吗?

  举一个例子吧,今年9月份,德云社收筱字辈的孩子,就是岳云鹏开山门,我们新整理的家谱,其中有这么几句话,就是某些人,因为被开除了嘛,其中就是「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我觉得有这几个字,你就能明白当时的恶劣情况。

  但是其实之前,我还是不愿意说这些东西如何如何,你不管怎么说,儿子再混蛋,他也是你儿子呀,是不是?可是现在呢,我后来一想......

  《人物》:曹云金在家谱里边吗?

  郭德纲:你到时候看,如果说我的家谱里边有名字的就是我徒弟,没有名字的,我们都会有一个解释。你比如说后边鹤字科,我们现在已经开除4个了,为什么开除?谁谁谁怎么样,谁谁谁怎么样,有理有据。

  包括赵云侠,新家谱都写上了,在云字底下会有一个备注,赵云侠几出几入,颇多反复,暂留察看。现在赵云侠回来演出,不叫赵云侠,叫本名,你只是我们一个普通员工,你不是云字科的弟子。说日后如何,那咱们再说。

  (注:8月31日郭德纲发表了一条有关家谱的微博,其中一张图片上写道,「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另一张图片显示,鹤字科中有四人,一人被「革除师门」,两人被「清门」,一人「暂留查看」。)

  《人物》:刘鹤春回来了,还能用鹤字吗?

  郭德纲:刘鹤春走,是因为感情纠葛出家当喇嘛去了,不到一年也就回来了。这个没问题,他走了之后,家谱里也有他,只不过后面有个小批,备注,某年某月,在哪哪出家,我们得知道这孩子去哪儿了。

  《人物》:但是赵云侠......

  郭德纲:他那另当别论。我也没伤心,因为我了解他的为人。再一个呢,怪可怜的,爱听点闲话,爱听别人的挑唆离间。包括当初内奸,人家怎么说,他怎么听人家的,这最后上了当了。包括临回来打个电话还让人给害了,这就说明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人物》:这个家谱制定是今年开始的事吗?

  郭德纲:其实一直在整理,但是我就狠不下心来,有些人,出家谱的时候你写他不写他,到今年,我狠下心来了,有的人注定一生不用来往,而且要给留下的人一个交代。

  对呀,人家好些个忠臣孝子,你怎么跟人家交代?对不对?当年一出事,闹的那么大风波,人家李云杰、李鹤东,人家哥俩怎么做的?人家憋着把家里房子卖了,然后怎么怎么样。是,咱是不需要他,但是在那个时候,他能说出这个话来,那就是忠臣孝子,对不对?你得对人家孩子有个交代啊,合着人家跟那些个拿着刀要杀我的人一个待遇,咱们良心过不去。

  《人物》:郭鹤鸣他算被开除的?

  郭德纲:他底下有几行字,欺师灭祖,手段卑劣。他是隐藏得最好的。没有人知道。外界没人知道,我之前也不愿意说这些,但是这次我们都会写到里面。很多事情是你们不了解的。没必要,也没意思。但是如果说最后有一份家谱在这儿,那就没办法了。

  《人物》:像赵云侠是不是因为他离开后,去了曹云金那儿,这就算背叛了?

  郭德纲:两回事。当然他那个事情是一个个案,因为他这个人跟他的为人处事,包括他交朋友那些个状态什么的,很戏剧性,所以我们是把他单独列出来,我曾经说过,赵云侠回来个10趟,走20趟,我都允许和接受。

  《人物》:是三进三出吗?

  郭德纲:不止,应该是。

  《人物》:我听说去年你让他回来过一次,但没成功是吧?

  郭德纲:对,去年他也说回来,也说回来,然后。也是准备说他回来,他要发一个什么声明,后来他又说他不愿意发声明了,他说有一朋友告诉他,发声明会被人骂,他说我还是不发声明了吧。那不发不发呗,你回来就回来,不回来就不回来。

  《人物》:那就必须要发那声明才能回来?

  郭德纲:也不是必须,你有一说法呗。人家这些人,这么兢兢业业的,怎么着似的,然后你就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你们还干不干?你们后台有没有规矩?而且你们都签了经纪合同,所有人。

  《人物》:怎么没打官司呢?

  郭德纲:其实我们律师是已经开始介入了,包括赵云侠到走到现在,他还是欠着公司的钱呢,你这个没有说法不行,说回来就回来,说走就走。

  《人物》:合同签订违约金是100万,你追要过吗?

  郭德纲:我没有忍心过。我们其实当时什么违约金100万什么的,也无外乎就是参照其它演艺公司的标准公司。你去看看那些个影视公司,培养一个明星出来之后,你要不干了,最起码几千万,而且你几年之内不得从事这门艺术,这是规矩。当年也有人就以这个为借口,不能如何如何,其实这都是天地良心的事情。

  《人物》:我们做一假设,现在赵云侠回来了,如果曹云金回来你会要吗?

  郭德纲:有的人是可以回来的,有的人是不可以回来的。

  《人物》:他是不能回来的?

  郭德纲:这是到时候你看我们的家谱,他一定会有原因,为什么。对不对?

  《人物》:所以这种感情现在还是没法开解的?

  郭德纲:很微妙,很多事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人物》:我注意到德云社两个「云天」,两个「云侠」——刘云天、李云天,潘云侠、赵云侠。这是为什么?你要把这个字继续下来?

  郭德纲:它是这样的,它不可能一个科里边有两个一样的字,为什么要起个艺名?无外乎是便于管理,两年一科,一说你是什么字的,就知道你是哪年入学的。

  之前有潘云侠,潘云侠后来呢,一个是嗓音变声,一个是后来家里希望他做生意,就不干了,你不干这个,你就没必要再占一个字了,那就倒下来呗,倒下来「云侠」就给别人呗。

  《人物》:这些字是在你的谱系里边,比如「侠」字、「天」字,你都是要用的。

  郭德纲:你之前有一个了,你就得留着它呀。后来你说你不用了,你干别的去了,你干吗拿我一字走?你炒菜去了,你带我一字走干嘛呀?那肯定就留下这字给别人。

 

  谈三年学徒两年效力

  「你先别说成为艺术家,你先努力成为一条好狗。」

  《人物》:相声讲三年学徒两年效力。你怎么理解这句话呀?

  郭德纲:三年学徒,两年效力,这是过去的老规矩。就是你来找我学相声来了,然后拜师了,拜师之后呢,按过去的规矩来说,不管是清末的,还是民国的,其实都是这个状态,拜了师就跟着师父一块生活,早晨起来做饭,拾掇屋子,扫地,给师娘看孩子,打发你们买东西去。没有说天天就是教你学相声,没有,你就是跟着干活。

  所以说这个相声界的老先生一说,值得自豪的就是我是给先生干过活的,我给师娘抱过孩子,这是自豪。说明什么?说明你是按规矩来的。

  这样的过程当中呢,可能一年半,可能两年了,师父带着你去上剧场、上园子,他演,你在那儿看,看完之后晚上回来伺候着喝酒、收拾屋子,师父还有的抽大烟。但是不累了,高高兴兴了,给你说两句,就记上这几句。

  然后再慢慢慢慢,会两段三段了,然后带着你,来演一个吧,演一个。这样的话,有个三年、几年的时间,逐渐台上越来越丰满,下来哪不对告诉你,慢慢的越会越多,然后给你提供机会,大约三年几年,你就成功了。

  成功之后,可以算一正式演员了。比如最早后台,他们有打厘一说,所谓打厘什么意思?就是你不能拿整份,比如整份十块钱吧,但你没有资格拿整份,比如你拿个半份,给你5块或者给你多少钱吧,就这个意思。一直到你有资格拿整钱了,你算正式演员,你不是学员了。

  这之后呢,有两年挣的钱都是师父的,为什么呢?前三年找你要学费了吗?管你吃了吧?管你住了吧?你来的时候是什么都不会的一伙计,现在你满身能耐,出门你又可以自己做生意挣钱了,是不是你应该孝敬师父?你要没学出来,是不是就不用孝敬了。你要学出来,你得孝敬师父。怎么孝敬呢?这两年的钱,挣出来钱都给师父,师父不给你就拉倒,师父好心眼给你个零花,你就拿着。

  这两年之后,就算行了,你报答师父了,正式地摆下酒席,请行业人都来,这是我徒弟,来多少年了,现在正式出师了,跑在江湖路上,你们大伙儿多关照,是我徒弟。打这儿就算你正式出门了。摆枝是拜师那天,这个是最后,就算结业了,这个意思。打这开始,出门去演出去了,不管走到山南海北,一提我是谁谁徒弟,只要是同行,对你都有一个照应,那么你要做的是,三节两寿你要挂在心上。

  《人物》:就这个规矩来讲的话,似乎在2004年、2005年那时候你还沿用这个方式是吧?

  郭德纲:我只是借鉴了这句话。三年学徒,我是按着师父来的,两年效力,我没要过孩子们的钱。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好多时候因为师徒闹得不愉快就在这儿。

  三年学徒,何止三年,有的五年、六年都有,但是最后我也没指着谁说挣了多少多少钱,拿来都给我,没有。

  岳云鹏红成今天这个样子,德云社跟他分账也是二八,他拍一电影挣多少钱,80%是他的,德云社只要20%。一个经纪公司培养一个艺人,它也不可能这么收钱啊,费多大劲把你捧成这样?

  你包括有些个最初的人吧,甚至也提到了,「我们在德云社当年挣得少,哎呀,我们才挣什么几百块钱」,我只能说这个是孩子们丧尽天良。

  你比如说2005年,我们刚刚有商演,刚刚到外面去演出,这一场多少多少钱的时候,其实他们是没说实话。你在小剧场演出,我们2005年到现在,小剧场演出没有变,为什么没有变呢?有一场100的,因为你那个水平只能挣100块钱,有一场500的,有300、有200,按你的水平来。

  他们说,呀,我这个在德云社我才挣100块钱,他没说实话,为什么呢?第一,你说的是你刚开始开钱的时候,你挣100。第二,一周六天,加上周五、六、日下午三天,这就是九场,一周你挣900块钱,就这一个月,就三四千块钱,这是2005年。你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小剧场挣这么几千块钱,你上个班,你也挣不来。

  然后,所谓的商演,是我商演带着你。我说三个,然后你你你,你们仨去助演,没有人要你,就是我愿意带他。这次带他,下回带他,倒班挣钱,那个去一次,最早的时候,从最早就演这么一个,也没低过5000块钱一个。

  要如果说这一周你跟我出去4回呢,你就拿两万。这两万他不提,一个月呢说演36场他不提,他只说我一人100块钱。他给你打一马虎眼,他成心地说我在这儿不如意。这孩子们,得拿雷劈了。

  《人物》:台上徒弟都拿你砸挂,台下他们敢吗?

  郭德纲:没有人敢。一个都没有,不敢。

  《人物》:这就是这行的规矩?

  郭德纲:对啊,台上无大小,台上你是个艺术人物,这个人唱京剧的,唱小生,上台之后,谁都说他是儿子,但到后台,他就是老艺术家。

  《人物》:有人犯过这个错误吗?不懂事的孩子。

  郭德纲:没有。那么不懂事的人也熬不到后来,熬不到后来。因为这孩子们,熬这个过程啊,挺艰难,不会有人犯这么低级、简单、没有智力的错误。

  《人物》:现在学徒还需要扫地吗?

  郭德纲:依然会有,但不是那么刻意地让他们去扫了,过去我们是刻意的,做卫生,特别干净地做卫生,然后会有老师在暗处监督。这一场扫地就结束你的艺术生命,一看这偷懒了,这马上就当时开除,立即收拾东西走。

  《人物》:真的发生过这件事?偷懒的就当场开除?

  郭德纲:有啊。本来这孩子干活干得挺好的,老师一过来干活,然后老师躲开了,在别处看着,一看这主儿上桌子,坐那儿端个茶杯喝水,一会儿老师就下来了,你收拾东西吧。

  这就是我们的规矩,说艺术是顶尖的,不要,没用,扫个地你都偷懒。

  《人物》:那刚才举的这例子,里边这主角是谁啊?

  郭德纲:这个就没必要了,就是当初有这么一个鹤字科的一孩子,很正常。

  《人物》:谁来执行这个呢?

  郭德纲:有时候高(峰)老师,有时候栾云平。

  《人物》:有的小孩有时候会说这种话嘛,他说我想成为你,我想成为大师,类似这样的话。

  郭德纲:也没人说。因为我们从一进门就开始洗脑,就先告诉,你连一个人都不算。所有徒弟都算上,像岳云鹏他们从小挨的骂都无数了。你和狗站在一起,你不如狗的价值高。你先别说成为艺术家,你先努力成为一条好狗。

  《人物》:但这话都有点类似于人身攻击了?

  郭德纲:就是,你必须人身攻击,你把他摁到泥里边,完整地打碎他所有的自尊,从头再来。你不能尊重他。

  《人物》:你经历过这个过程吗?

  郭德纲:我没经历过被人骂,但是我所经历的这些,比被人骂还狠,我这40来年,够80集电视剧了。

 


  谈班规十条

  「你为什么干不好?就是因为你没有规矩。」

  《人物》:你很注重相声规矩,为什么这个东西对你这么重要?

  郭德纲: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中国相声后来那么尴尬,就是因为没有规矩。这很重要。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般收徒弟都说这是师父,还有三位先生,引、保、代,这个听说过吧?

  引师什么意思?保师什么意思?代师什么意思?对不对?引师是引见师,你想拜他,我给你引见,这叫引师。保师呢,我保证你对徒弟好,我也保证这徒弟不会犯错。

  代师呢,是代笔,过去没有会写字的,最后得有这么一个写帖子的,门生帖,这帖子你来写吧,今天谁谁拜谁了,写拜师帖,这个不能白写,这算你师父,代笔师。后来,尤其这两年,我就不爱说这个,所谓代师,说代替师父教你,师父教不了让他教,那你收徒弟干嘛?他不是代替教徒弟,他只是替你们家写东西的这么一人,文书、秘书。这么个意思。

  《人物》:你是一个特别讲究相声的规矩、传承的这样一个人,我知道初一、十五后台还要上香来拜祖师爷。这个习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郭德纲:其实从有德云社这个小园子开始,我们就一直这样,包括从张文顺先生去世、侯耀文先生去世,我们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大一些了。

  《人物》:有小园子,就是2005年在天桥乐那儿,就开始摆上牌位了?

  郭德纲:对,因为之前剧场不是你的,你想后台,你说我这定一祖宗龛,上一祖师爷,你不可能,你演10天你走了,人家怎么办?

  《人物》:初一、十五,上后台要拜牌坊,像这样的规矩,在你当年学艺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开始流失了?

  郭德纲:早就没有了。「文革」就没有了,那一解放就应该没有了。

  《人物》:所以你当时想把这些规矩重新恢复的时候,会不会有些身边人说这些是过去时代的东西?

  郭德纲:我身边的人都是喜爱这些才来的,你不认可我这套体系,从根儿上我就不会交往你。

  1998年,我认识你,一聊天,你满嘴的新名词,看不起一些传统,咱就不来往了。你说这能坚持到2005年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人,那肯定是认可我这一套。

  我们供祖师爷,供东方朔,东方朔是汉朝人,他也没说过相声,无外乎是有一个精神领袖。一个行业要是没有信仰的话,它好不了,一定有这些个无形中约束的东西,这就跟戏台后台一样,十大班规,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为什么?它是几百年在实践当中总结出来的,你这行业要想好,就一定得遵守。你为什么干不好?就是因为你没有规矩。

  《人物》:十大班规是咱们自己制定的,还是前人总结的?

  郭德纲:戏班也有,各个不同的剧社其实也都有调整。后台也都挂着十大班规。其实很多东西是很科学的,不许带酒上台不应该吗?演出前喝醉了上台,能让你上吗?这不就是班规吗?对不对?这很正常的,其实都是有利于演员的。

  没有一个固定的。其实从过去来说,各个剧种,各个剧团,它也是有各自的调整。当然有些个东西可能就是时代的变迁了,它不一样了,但是总的来说,也是从精神面貌、后台的有利于团结,以及艺术的传播上,它都是种种的约束,其实是对的。

  《人物》:「班规十条」那几个字是你写的吗?

  郭德纲:我们打印的吧,我那字不好看。

  《人物》:现在班规还贴在后台吗?

  郭德纲:南京德云社吧,因为天桥那德云社是一直要拆,所以后台有点零乱,原来后台是挂着整个的家谱,现在都拆了,等弄完之后重新弄。

  《人物》:我知道你们规矩是后台不许外人进的。

  郭德纲:是,不光外人不许进,家属都不许进。说你在演出,你媳妇找你来了,不能去。你要上后台来,你老公今晚上这演出费一分钱都没有。

  《人物》:现在这个还执行呢?

  郭德纲:那当然了。你到手术室那儿,你看哪个大夫切到半截,然后家长、家属都进来,跟你一块看?规矩就是规矩,有事外边说去。

  《人物》:有没有不懂的徒弟违反这些规矩?

  郭德纲:有啊,有啊,扣钱呗。那当然扣钱了。有没有这规矩?有。知道不知道?知道。知道还犯?是成心吗?成心扣两回,但是无意中扣一回。

  《人物》:扣多少钱?

  郭德纲:那就看你今天挣多少钱了。那肯定没有了。

  《人物》:那班规执行得还是挺严的?

  郭德纲:那当然。现在还不错了,老规矩,过去人家还兴打徒弟,打是打,咱不能这样做,只不过规矩还是要执行的。

  《人物》:但是话说回来,2006年在做摆枝仪式的时候,徒弟只是鞠躬,没有下跪,按规矩来讲要下跪的,为什么不做?

  郭德纲:我们要考虑到社会舆论问题。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了解你这个行业,在你这个行业里名正言顺的事情,外人他不会理解,由此会给你带来一些负面的舆论,磕不磕头是在你心里的事情,不拘泥于这一个形式。

  《人物》:但是2006年的时候,你就对舆论比较有谨慎吗?

  郭德纲:2005年红的,但是那会儿德云社已经干了好多年了,要是从1996年算,那会儿已经是干了将近10年了。我们通过这10年来,对社会现象、舆论情况、老百姓心态,包括整个行内行外的这些个事情,我们基本上,10年你还不掌握吗?你就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并不是说非得我坐个椅子上,你给我磕4个头我就好开心,没用,那都在心里的。鞠个躬,这新事新办这挺好。

  《人物》:郭麒麟违反过班规吗?

  郭德纲:他也谈不到什么违反不违反的,你说他上后台,他也没有家属,也就是我,这也犯不了这个班规。其他的,喝酒啊什么,打架他也不至于。

  《人物》:一次都没有过?

  郭德纲:没有。甚至来说,有的时候不算事还得罚他。

  我记得好像有一次,是他们队的吧,没来得及换供果,就是后台祖师爷龛那儿,包括侯耀文先生跟张文顺先生那个神位前,他会换供果,就是哪一个队在这儿演,到那个时间必须要换。不是每天,那也太浪费了。比如说一周啊、两周。反正需要换,好像他们那队没换,好像也不是他的错,但因为他在那个队,于是就责令,就是把郭麒麟的演出费扣掉。

  《人物》:这是你的决定?

  郭德纲:对。

  《人物》:一般人也不敢下这个决定吧?扣少班主的钱。

  郭德纲:你有个说法,最起码来说,从下边来说,他有队长,队长往上报有演出部,演出部往上报还有演出总监呢,一层一层的。但正好那天我就赶上了。

  《人物》:你那天也刚好在现场?

  郭德纲:对,就是我赶上了。是说他了,也谈不到生气,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没有生气的事,顶多是不对了,不对就说怎么解决就是了,生气也是这么办,不生气也是这么办。

  《人物》:这么多年,到底有没有外国人和女性向你拜师?

  郭德纲:女的经常有,不是一次两次,但是因为也都知道,我规矩不收女徒弟,这男徒弟还学不明白呢,那女的她更学不明白,跟着一块裹乱,别费那劲,咱不能耽误人家。我们这规矩就是不收女徒弟。所以外边你只要听哪个女的说我是郭德纲的徒弟,那就是诈骗。

  谈儿徒、义子

  「谁说郭德纲克扣谁谁钱,我说这就是丧尽天良,我还真没拿钱当回事。」

  《人物》:你2003年就开始招儿徒。那个时候其实你已经那么不容易了,养活自己都有点费劲,为什么会想到要把那么多徒弟养在家里,供吃供穿?

  郭德纲:那你说怎么办呢?你得让他认头去学。他学相声一定是有一个传统的艺术模式,这就跟当年唱京剧一样,京剧绝没有说函授就出了京剧艺术家的,他一定是手把手一对一地这么教。

  《人物》:但为什么要自己去带徒弟,把自己先吃饱就好了。

  郭德纲:那我不带谁带啊?对不对?而且我知道只有这种方法,它才能教出合适的相声艺人来,它绝不是说我因为原来干朗诵的,我现在就能转行说相声了,那是两回事。

  迄今为止,为什么说这个行业能做商演的,几乎别人没有呢?它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只有市场是检验艺术的标准,唯一,别的没有。说你拿奖,什么评个级,那是人为可以操纵的,唯独说这一场8000观众,你怎么左右这8000人?他还不是发票,发票来不了这么多人,他也不能街上去轰,他也不能保证现场不闹,他也不能保证他准乐。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

  《人物》:如果说你现在再养儿徒的话,我们都可以理解了,因为不缺这点钱了。那时候自己吃饭都困难,为什么要想到做这样一个事情,还是因为传统都是这样,你只是尊重了传统?

  郭德纲:就是因为太爱相声了,当年在卖出票之前,我们就在小剧园子坚持了十年,十年很辛苦、很尴尬,要不是因为爱这行,你就坚持不下去。

  我老拿那个做比喻,卖鱼,卖三天不挣钱,鱼都死了,你就得想法去干点别的,你能坚持十年卖鱼,就是因为你喜欢卖鱼,相声也是如此。

  《人物》:有一点挺有意思,你会负责徒弟的婚礼,这不是相声的规矩啊。

  郭德纲:不是。

  《人物》:为什么要这么做?

  郭德纲:孩子们都不易啊。我跟你说,他们都净外地的,在北京能结婚,这代表着成家立业了,你不得对他好一点吗?是不是?几乎每一个我都这么管,给钱,给他买钻戒,给他订衣服,给他准备酒席,不找他要钱,现场我们再出席一下,把他家长都接来,让孩子风风光光的,劝他们好好过日子。几乎吧,不管是张鹤伦也好,包括之前走的这什么。

  《人物》:最开始要这样做的时候,是王惠的意见还是你的意见?

  郭德纲:这个意见,我们是统一的,这是统一的。因为我们俩人,说实在话,实在是拿钱不当钱。因为像我媳妇呢,当初她父亲是天津比较大的一个水果批发商。挺会花钱。包括为了让他闺女唱大鼓,就花到天津曲艺界的冤钱呐,无计其数。所以说她从小呢,也是拿钱不当钱,愿意给别人花钱。

  我呢,也是,我对钱没有概念,没有概念。所以说这是好事,花点钱让他们高兴,我们觉得特别高兴,特别开心。所以说后来有时候一聊天,谁说郭德纲克扣谁谁钱,我说这就是丧尽天良,我还真没拿钱当回事。

  《人物》:你现在有两个义子,一个是陶阳,一个是李鹤东。

  郭德纲:其实要说起来,是于谦的徒弟,都是我干儿子。

  《人物》:但李鹤东是你正式收的。怎么想到收李鹤东?因为他相对来讲就不是太出名。

  郭德纲:李鹤东是李云杰的亲弟弟。年少无知的时候呢,爱跟人出去打个架啊,或者斗殴什么的,经常受伤。他的父亲是当年一个挺大的企业家,后来就去世了,到今天死因不明,然后他母亲呢,一宿之间头发就白了,然后就瘫在床上。哥儿俩照顾母亲照顾十多年,一直到送了终,所以说我就知道这哥儿俩是好人,是好人。

  然后李云杰唯一的挂念就是他兄弟老出去打架去,后来呢,我就给他出主意,管我叫干爹,上德云社来学相声,我看着他,省得出去打架去。

  《人物》:这是一时兴起,还是考虑多时的事?

  郭德纲:这个不用考虑多时,听到这个事情之后,就会做出一个判断,就是这个事情就可以做。一说呢,他也挺愿意,然后就来了,来了开始跟着听课,慢慢的就有兴趣了,后来就说相声了。

  《人物》:那你怎么知道他人性好呢?既然打架。

  郭德纲:他不管怎么说,他们哥儿俩能对这母亲养老送终这个状态,就说明他本性善良。至于打架,无外乎是年少轻狂。

  《人物》:你现在家里面还有儿徒吗?

  郭德纲:没有了,就都大了。

  《人物》:你也不打算再收儿徒了?

  郭德纲:不现实了。我岁数也大了,我也照顾不了他了,你说再来个七八个,10岁、8岁的,这不现实了。

  《人物》:在家里面,一方面你说是你很喜欢安静,但另一方面,我又听说你特喜欢徒弟在那儿打打台球,打打牌,说你特喜欢那个感觉,是这样吗?

  郭德纲:我们家那地下室,有个台球案子,岳云鹏他们去了,就愿意跟那儿打球啊,他们跟那儿玩什么的。书房是在二楼,当间隔一个一楼,这样还不会太闹,而且我还能感觉到他们是在下边玩了,我就觉得很好。但是你要上来上书房闹来,我就给你骂死你了。

  《人物》:书房可以进吗?

  郭德纲:可以进。也分谁,当然能去我书房的人就没有外人,基本上就是徒弟们。但是外人,我几乎很少说邀请上家里头书房来坐一坐,能到书房跟我坐那儿谈事的,就不是一般人。

  《人物》:外人可以到家里来,但不能上书房?

  郭德纲:对,你可以来了一楼客厅坐,是可以,说能上二楼,那,就跟当年梅兰芳先生似的,不是每个人都能进书房那屋的,你的身份不够。

  谈企业管理

  「真的,你说我就这么熬着,我管理人才,我上市了,

  熬到我95了,我衬35个亿,有什么用啊?」

  《人物》:你跟赵本山老师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很多的时候他收徒都是成名的角儿,但是你之前都是自己一手培养的。

  郭德纲:因为没法,我们这行没有成名的角儿。

  《人物》:你有没有想尝试那种模式,各地去搜罗?

  郭德纲:其实在我昨天出来的时候,我们演出部刚拟的一份合同,就是接下来要正式对外招演员了。

  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们所用的演员都是我自己培养的。这个有几个问题:一个就是你无法保证成才率,第二个就是你无法保证一个人从童年到成年之后他的性情的变化,你不知道你把他培养出来会出现什么情况。

  所以这种直接招正式的、完整的、成熟的演员是不得已而为之,但确实也是省事,我们之间没有这么多人情在里面。我觉得你台上可以,你台上值300一场,你也觉得在别处挣50,到我这里来挣300,你认头,你跟我签一合同,就是签五年、十年、八年,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你走了,我们没有付出任何心血,只是招员工。

  这样的话呢,对我们现在来说呢,是很大的帮助。因为马上,长春德云社要开了,上海德云社,我们还准备在洛杉矶搞一摊。之前停滞的(剧场),都是因为演员的协调问题,所以我们准备要招兵买马。

  《人物》: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能有8个队了。

  郭德纲:8个队不止,现在德云社400多个学员和演员,现在就已经6个队了。如果那样的话,如果人合适的话,50个队我也敢。我是在哪里都能开德云社,我现在唯一的原因就是我派不出这么多合适的人来,你等着成才这帮人,有的还得等三年,有的等两年,所以过程当中会有很费心的事情。

  《人物》:但你之前为什么没想到用这种模式呢?

  郭德纲:之前没有成熟的演员,这个市场也是跟着我们的成长逐渐地成立起来的,你想找,没有。哪有这么多来了之后就能干活的人?没有。

  《人物》:外聘演员来,听起来这是一挺大的改变。我知道德云社内部有一个类似董事会的机构,是它决定的,还是你自己的想法?

  郭德纲:其实我自个儿就代表董事会。因为人越用越需要,你实在是自己培养自己弄的话,等不了根本就。而且外边确实有一些好材料,是可以能够伸手拿来就用的,那干嘛费那个劲去?

  就说我们该培训的培训,但是最起码你就不用等米下锅了,踏踏实实的,慢慢地教着这些人,有好的你就往上提拔,不耽误事。

  《人物》:德云传习社怎么不继续办下去了呢?

  郭德纲:种种原因。我们最早跟北京戏校还联合有办班,我们自个儿有培训班,再加上我们有科班,就是我们的办学机构太多,这样的话导致老师就分散不过来,其实人也就这么些人,最后我们还就合一块,比如科班该招的招,简单一点。云字科、霄字科,这是我们的科班,我们单独还有一个培训,叫德云传习社。关键就是它这些重复你知道吗?

  《人物》:怎么看待一个传统戏班和一个现代化的娱乐企业的矛盾和平衡?

  郭德纲:这个矛盾就在这儿了。你比如说人家文化公司、艺术公司,人家招的就是成熟的演员,你来就是一场多少钱,一年多少合同,如何如何,你挣多少钱是公司的,这个很好。我这个呢,有点像文化公司呢,可是有点像富连成,富连成是京剧班社,这孩子来了,跟这儿一学学七年,七年之后毕业了走吧,外边搭班去了,他永远会有这个师徒感恩。

  但是我们这儿就是什么呢?这是毕业之后。先是富连成,毕业之后,然后我们就成文化公司了,给他留下吧,他自个儿心里不平衡。因为这个孩子他十几岁来,他没有在外面忍饥挨饿,被什么工厂的老板打过,哪的经理骂过他,同事们欺负过他,那个有几回事之后,他会知道世事的艰辛,他再什么踏踏实实的。

  他在你这儿直接就毕业了,你又把他捧红了,他留在你这儿上班,他老觉着我是不是吃亏了?就我这身能耐,我要上外头去,还了得呀?这就是人品性的问题。

  《人物》:那德云社有没有想过请一些职业经理人来管理?

  郭德纲:这个行业,咱难就难在这儿了,职业经理人来了之后,容易被气跑了。

  因为这个独特的艺术行业,说相声的,他聪明,他一个人要有三个脑子,而且他们想事情的方法和普通的外边的员工、和艺术类的其他工种是有区别的。所以说现在我们从外边招演员来,倒可以用上职业经理人,但是说你手把手教起来的自家的孩子,除了我儿子之外,其他人我都没有把握。

  《人物》:有用过职业经理人吗?

  郭德纲:我想过这个事情,因为我就知道不可能,我就不费那劲。我明知道这个东西不行,我干嘛费那个劲?

  《人物》:为什么刘鹤英成了副总经理?现在大家把他当作鹤字科的师弟呢,还是德云社的高管呢?

  郭德纲:他依然是鹤字科的师弟,他跟大伙儿在一块还依然如此,只不过鹤英呢,是我们这儿挺认真的这么一个好孩子,事无巨细都操心,一点一点的,从开始给大伙儿帮忙,到最后,他算德云社副总经理,这是完全是能力的原因。很多事情,你交给他会很踏实,他也不嫌累。

  《人物》:某些程度看,德云社是家族企业,另一方面,你愿意信任不是你的家族的人,这种信任是怎么建立的?

  郭德纲:他们在我心中都一样。我这个人是,我有点聪明,所以说很多时候,有人说哎呀,家族企业不好,这个东西分怎么说,它自有它的好处,你说你外边那种经纪公司、文化公司全是外人在一起,也有它的弊病。

  过去来说,买卖家不用「三爷」,舅爷、少爷、姑爷。关键你不会用,你用好了都一样,你干嘛把亲人逼成了外人呢?你怎么就不能把外人弄成亲人呢?

  《人物》:但是是不是三姑六舅的、侄子就都来了?亲戚都进了这个公司。

  郭德纲:这个是肯定会有的,大家没有工作了,去吧,但是来了之后,我们没有说信任我们家亲戚呀、兄弟呀,你如何如何,来了都是干这些个别人也能干的活。来,看库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一月就挣这点钱,天天坐那儿看着库嘛,能干就干,不能干就算了。我绝不能说,哎呀,这个是我弟弟,来来来,你是演出队队长,我不会的,我不会的。你找我来,你是找工作,你不是来搅和我的,我还不至于傻到那种程度。

  《人物》:你讲到要引入新的演员,是不是未来可能德云社会从这种传统戏班,会慢慢地有一个改造过程呢?

  郭德纲:不会,会两条轨道并行。就是之前那套依然会存在,但是我们也不排除新的这个,就是做艺人经纪公司似的,不管你是山南海北说相声的,觉得你好,就招你来,招你来,咱们谈呗,谈好了公事,经纪人带着你,给你安排你的工作。

  《人物》:有的人,张云雷、张鹤伦,你在力捧,但高峰和孔云龙,按你的话说是「正在向艺术家的方向发展」,让他们守小园子。

  郭德纲:这个东西,他也在命,他也在运。你比如高老师,你让他去拍个电影去,他不会感兴趣,他会觉着在小园子站着说的40分钟,然后他就好开心,这就是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这东西你不能愣如何如何,所以说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人物》:那需不需要做点心理建设?因为从我们外人看,孔云龙和岳云鹏,一同进的门,他还是你的四大弟子?

  郭德纲:我的选择就是因为我看透了他了,他愿意这样,我才帮助他这样。你愿意在小园子,好,那就待嘛,他本来就想好好说相声,你非让他当个篮球明星,那不是你害了他吗?那不是找打架吗?他如果说愿意成为岳云鹏的话,他自会表现出来。按基本功来说,他们都比小岳岳强,很多传统节目,小岳岳说不了,所以这东西就很难说了。

  《人物》:很多人来德云社,都冲着逗来的,既然那么多想逗的,逗和捧之间怎么平衡啊?你拍板是吧?

  郭德纲:不拍板,来了之后先看一大概齐,你就这样,你逗,你捧,或者你们来回倒着试试。

  《人物》:所以你不是一个强势的班主?

  郭德纲:这个不能强势,因为这个东西它不是强势的问题。因为在慢慢的磨合的过程当中,他们自己就会改变,你要问我,我、于谦老师、高峰老师,我们仨,最爱捧哏,就是捧哏那种幸福,是外人无法理解的,就没法跟你讲,只有你干了这行,还得成为好演员之后,你才会知道,捧哏怎么那么开心呢?那挺难。

  《人物》:岳云鹏膨胀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表现呢?你是怎么管理的?

  郭德纲:在德云社有一个惯例,所有膨胀的人都是先拿高老师开刀,因为高老师第一艺术上好,第二老实。

  艺术上好,他可以藐视权威啊,拿他开刀;然后脾气好呢,是你欺负他不会有什么损失。所以之前到现在,只要是膨胀的人,头一刀准是先杀向高老师,都是我比他强。其实他们都捆到一块也赶不上高老师,只不过人膨胀之后,他一定会有这么一个。

  《人物》:这事发生之后,你会马上要着手?

  郭德纲:不用。膨胀这东西,两种处理方法,一种就是你就让他胀,胀,胀到最后炸了,他就死掉了。包括之前有些孩子,为什么我最后迫不及待地需要他们走呢?就是我没有挽回的必要了,不想要你们了。你要说拉个鸡眼、切个痔疮,你还能治病,你就是人癌,而且你留下来会传染给别人。

  《人物》:你怎么看待德云社壮大之后的这种责任?大家也许会赋予它很多责任。

  郭德纲:我真是没想着如何如何,因为很多时候你的设想跟最后实现,它是两个样子,说这是搞一什么德云帝国了,或者是全天下说相声的都归我管了,对我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德云社就到今天这个状态,我就很知足了,说明年不能干了,解散了,也挺好,这个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诱惑力,我并不在意这些。所以我也没想着日后,你首先这么想,我的野心就是说相声,就是唱戏,就是说书,我就好开心了,说你给我三千个亿,你告诉我什么上市,我听不懂,我也不感兴趣。

  《人物》:但是你会不会想成为一个很好的企业管理者呢?

  郭德纲:不需要。没意思了,我的兴趣不在这儿。

  《人物》:有评论说,如果你真正会懂得那种灵活的管人方法的话,其实有一些损失不会发生,有些人不会走。

  郭德纲:不好玩,不好玩。人这一辈子一定要跟唱戏是一样的,你老好不行,我甚至说这一段时间,比如一个多月、两个月,也没人骂我,也没什么事,我自己都嘀咕,这个人生要这样平平淡淡那就没意思了,所以这个东西就是,人的一辈子就是玩。

  真的,你说我就这么熬着,我管理人才,我上市了,熬到我95了,我衬35个亿,有什么用啊?我的爱好还是去说个书,去唱个戏,完事炸点酱,吃点面,我就够了,我终生的愿望现在可以满足了。至于其他的,天下说相声的见我面都磕头,祖宗来了,我不感兴趣啊,我觉得不好玩。

  谈一个刻骨铭心的地方

  「从4000一直降到1000,从1000到最后不用你了。

  可那会儿那1000块钱对我来说都很管用。」

  《人物》:歌颂型的相声,你只说过一个《你好北京》,现在没说了?

  郭德纲:对呀,没人让我去歌颂。也不好说。

  《人物》:你觉得这十年来,对于相声,你的想法有什么变化吗?

  郭德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我大概十年前就把这一切看得差不多了,我这些年只不过是遵照着走而已,变化就是岁数越来越大了,有的时候不愿意说这么多。

  《人物》:你说相声扒词,老先生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记下来,你当年也是这么认真吗?

  郭德纲:最起码,你要想严谨,你必须这样做。我也这样做。你包括一个虚字儿,一个什么,这都得写上。

  《人物》:但现在德云社的人还会这样吗?

  郭德纲:要强的孩子会,捞饭的就不会。

  《人物》:能管到这么细吗?

  郭德纲:管不到,因为有的人他就是那个命,他就是开场挣一百块钱的命,你也没有必要让他去要强,后台七个人都是马三立,都是侯宝林,这七个节目怎么安排?谁在前谁在后?一定有开场的命,一定有倒数第二个的命,你今生今世就是挣200块钱的命,你看住你这一碗就好,你让他们都成底角儿,都成岳云鹏,咱还演不演了?

  《人物》:因为现在他进入演艺圈了,你有告诫过他在演艺圈,该怎么做吗?

  郭德纲:不管,不管,爱怎么的怎么的,吃亏也是你自己的事。

  《人物》:你对相声曾经有过有误区的时候吗?

  郭德纲:所谓的误区只是表演上有过。1996年第三次到北京,一直到2000年左右吧,应该是那四五年里边,其实是我相声思考得最多的地方,到底怎么说相声,怎么才能说好相声,包括后台怎么运作,把这个营销做好,那四五年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它应该是整个这一块的定型期。

  《人物》:但那几年恰恰是最落魄的时候是吗?

  郭德纲:对啊,你只有在落魄的时候才能考虑这些问题,我现在在台上,我说什么观众都认头。那会儿不行,一定要精益求精,而且那会儿你自己还掌握不了方向。

  《人物》:你遭遇过被观众轰下来吗?

  郭德纲:没有。我打说相声就没让人轰下来过。不乐的时候有过,小的时候。

  《人物》:1996年之后有没有了?

  郭德纲:1996年(以后)没有。

  《人物》:那现在有没有想到再继续成立相声联盟啊?当时2009年你在做这个事,后来怎么不做了呀?

  郭德纲:因为这东西实在是没有益处,就是你想的跟别人想的会不一样。我是德云社,你是一个王二相声社,张三相声社,我想的联盟是咱们混到一起,我带着你们,你缺钱我给你钱,你这儿没人了,我去给你帮忙,你有什么事,我演出再带着你,想着都是好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这么想,他想的是怎么能从你那儿多要钱?怎么能不花钱,让你的人来帮忙,怎么能多跟你商演。但是别人谁骂你,他还跟着一块骂,就是这一行的劣根性,你根本就无法恩典他。

  《人物》:有没有一段你的相声或者视频,是你再也不想回头去看的?

  郭德纲:我自个儿说的相声,我都不想回头看,我做的节目我也没看过,我拍的戏我也没看过,不爱看这个东西。

  《人物》:13年前,你在安徽卫视,做过一个橱窗48小时当小丑的节目,那个视频你回看过吗?

  郭德纲:我没看过,我就是最近,好像很多人翻腾出来,有些个截图什么的,那是哪一年?

  《人物》:2003年。

  郭德纲:2003年,安徽。

  《人物》:你还记得?

  郭德纲:我记得,哎哟,那个地方我是刻骨铭心。

  那会儿印象特别深。我在那个台做节目,好像开始一场一期节目给4000块钱,挺开心的,你算算,一期给4000,一个月四期节目,后来人家就给3000,再后来给2000,再后来给1000。

  他老觉着想省钱,然后4000,给3000行不行?咱们真缺钱啊,真等着钱用啊,可以。你说可以呢,他老觉着,又给多了,从4000一直降到1000,从1000到最后不用你了。可那会儿那1000块钱对我来说都很管用。人不用你就不用你了吧。一直到后来,两年后,就是所谓的郭德纲红了之后,他那个制片人从台湾打过电话来,就问总导演,郭德纲是当初咱们那个郭德纲吗?是。电话那头沉默了将近一分钟,说某某某骗了我了,说当时一个主持人跟他说的,别用郭德纲,他永远不会红的,这个台湾投资方就相信了。当然后来那个电视台还满处说「都是我们捧红了郭德纲」,我心说1000都不给,你就捧红我了?那个节目就是在那个时候做的。

  《人物》:那个节目,特别是橱窗48小时那段,你担心自己的儿子看到吗?你愿意让他看吗?

  郭德纲:那有什么?也不是你拦得住的事。以前的所有事情都能给他看,这是爸爸的艰辛历程。

  《人物》:《相声50年之现状》那个演讲式的相声,实际上写了多久啊?

  郭德纲:那不用写,我所有的节目都没有像你们想象中,正式地坐那儿写东西,都没有,就是零零碎碎的这么几块纸,写几个字就是一个作品。

  《人物》:但这个感受是大概什么时候形成的?

  郭德纲:这个感受大约是在之前一两年,有些个段落是零零絮絮地在舞台上说过,只不过到那一天是把它攒在一起了,弄了这么一个节目,《相声50年之现状》。

  《人物》:有没有坚持你的原则而放弃的演出?

  郭德纲:其实有的时候还是有我的底线的,因为每个人想的不一样,甚至比如做节目,编导认为这样很好,你认为的跟我想的不一样,因为每个人对艺术的理解不一样。但我也不会说跟人家翻脸怎么的,咱们谈。我觉着这有问题,它会不好玩,我们不是不配合你,我也不是嫌累,关键我真是觉得你这个问题如何如何,咱们说服他,最后的目的不是为了好吗?对吧。一般情况下,他都能接受。

  你看其实做节目也好,演出也好,很多事情我都愿意妥协。但涉及到专业方面,我不能够接受。

  《人物》:你这个话不落地这个功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么厉害了?

  郭德纲:本能,打小,本能。这个也不是说学的,他学不来,你反应,你脑子跟嘴同时,而且甚至嘴要比脑子还要快,甚至你刚说仨字,我就能想到后面你要说什么,在你没说完的时候,我这话就到了。这是本能。

  谈同行是冤家

  「咱们这儿,我就怕你不给我讲理,我敢迎着你,走,手拉手,咱们台上一会儿讲理去,对不对?」

  《人物》:有一点你跟其他的艺人不太一样,其他艺人遇到一些争议话题的时候,他们会主动避开,但是你是有时候会放到相声是去砸挂,特有意思。

  郭德纲:多好玩啊?多好玩啊。你越躲他越来劲了,你迎上前去,他走了。而且好多时候,前提是你得不亏理。本来你就亏着心,你再迎上去,不得让人弄死?对不对?咱们这儿,我就怕你不给我讲理,我敢迎着你,走,手拉手,咱们台上一会儿讲理去,对不对?所以我不怕。

  《人物》:这经纪人会头疼吗?经纪人听这得着急吧?

  郭德纲:经纪人已经让我给训练出来了。

  《人物》:在你还没有像后来那样出名的时候,你就是算一张大嘴吗?那时候就经常向同行开炮吗?

  郭德纲:那会儿说的也多。后来我聊天,同行们有时候说,说你这个太横了,我说我这么横,你们还欺负我呢。我的反击无外乎就是说两句话,你们的动作是憋着把我弄死啊。德云社台底下,那好些个专业演员,戴个墨镜、戴口罩,在底下拿个本、拿个笔,他逮你某句话,然后出门之后总结汇总,上有关单位去汇报去,他憋着是取缔你啊。

  《人物》:但这个事是怎么泄露出来的?

  郭德纲:嗐,他们那伙儿不团结。

  《人物》:有人告诉你了?

  郭德纲:他们自个儿,就喝顿酒,打起来了,明儿就上这儿告密来了。你甚至包括零几年,2006、2005,他们憋着上天安门静坐去,这不都是他们北京相声界干的事吗?

  这是他们内部人跟我说的。要不说他们单纯呢?他们可能策划打算50个演员嘛,上天安门静坐,要求有关部门取缔德云社和郭德纲。这后来他们那儿有一个老师姓刘,这姓刘的老师拦他们,说你们不能这样做,郭德纲那儿有这么几千个粉丝,咱们要去的话,粉丝们会骂咱,那不去了。

  其实他们糊涂啊,他们要真去,哪是粉丝的事啊?我到现在特别恨这个刘老师。他要是不拦着他们,我就省大心了,你知道吗?这一堆人,都得弄起来。

  《人物》:现在跟同行之间呢,释然了,还是其实内心还是有纠结?

  郭德纲:他们好多了,可能岁数也都大了。我也无所谓的事。

  《人物》:郭麒麟看到别人怎么骂你,会不会不服,跟你说一些什么?

  郭德纲:不会,他从来没提过。而且他本身跟我想的一样,他也知道根本就不叫事,所以要别的家,我估计全家人抱头痛哭似的,对我们家来说,丝毫不影响,就是因为这种心态,才活到现在。但凡心眼窄,坟上土,三尺五。

  因为我们家性格就是这样,不往心里去。我奶奶活到98,我特别继承了我祖母的这个特点,天大的事,你活该,那是你的事,我才不往心里去呢,而且每当看到有一些个负面的东西,谁谁谁正在骂你,我总想的是这东西过去之后,我耀武扬威那个状态,一想到这儿就好兴奋。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60906/n467759990.shtml report 22772  曹云金、何云伟永远是敏感词。德云社的演员接受《人物》采访时,会对这两人尽量避而不谈,即使迫不得已提到,也小心翼翼地用「曹、何」指代,仿佛念出全名就有
(责任编辑:杨晨虹)
仍对父亲恭顺|此时|父母应该记得常常表达感谢。比如:在接过他人递过来的东西时|也不过是三五分钟|但见面时会不会假装格外热情?我们新买的衣服|是没有人教给他。我们可以一笑而过|一身精神病院的病号服令左邻右舍侧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